想变大力的毛

放的开

乐乎和网易云音乐这种没有社交圈存在的app才是真正树洞一样的存在吧,被自己臆想的故事突然难过到,是因为主角有你

不是因为敏感、脆弱,是因为在意你,才会被轻易的伤害啊

其实我现在巨难过

今天真的很烦,果然孤独是人生的常态

没经历过深渊,哪知道什么是深渊

我不管我就是妈控,爱你😘

人这一辈啊,真的遇不到几个扬言说愿意等你浪够了的姑娘

透过公交车后座上棕褐色的窗户板看外边儿,时光都软了

  今天我妈兴冲冲的找自己的毕业照也勾起了我的欲望,我把初二转学的同学录捯饬出来了(对我这个90后的老女人就是有同学录这种东西),弄的满手灰尘。从后像前翻,等翻到了我同桌那一页,上面只写了六个字:千万不要调位。突然我心里好酸啊,停顿了一会,嘴角又不自觉的上扬,好像我又成了那个十四岁的小姑娘。我的同桌王斌,我叫他王文武,他是一个黑黑的,圆脸小眼睛,身材五大三粗,说话却有些娘气的boy,很喜欢和我讲话,每天王xx长,王xx短,我也蛮喜欢逗他乐呵的,每次他一气急,声音就更尖细,给人的感觉更娘气。他真的很爱聊,只要老师不在,得空就和我说话,用他迷人的小嗓音,每次我烦的厉害了就吓唬他说,你再嘚嘚我可就去找老师调位了,每次说完他都会安静一会,完了他就会对我说王xx我是不会让你调位的,那眼神那口气简直就是誓死烦你到底。每天这种情形都在重复上演,最后啊我倒是没调位,我转学了,转到了我婶婶上课的学校,转到了她的班上,成为了所谓的“关系户”。
 
老同学我很想你,也可能只是想念有我们的十四岁
  果然阴天的时候更伤情。

你们看到的每个我都是我,又不全是我